永利彩票

120周年校慶

四川大學120周年校慶專題報道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交流合作 > 120周年校慶

交流合作

聚焦“公管人物”? 共賀川大百廿華誕——最美年華遇見你

發布時間:2016-09-29

        校慶接待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中,一對氣質不凡的老夫婦引起了志愿者們的注意。老先生叫林明哲,是64年第一屆哲學系的本科畢業生,這次是攜夫人專程從北京趕來參加慶典。巧合的是,展板上第一張照片就是老人當年的畢業照。他緩緩地指給我們看了照片中那個剛剛大學畢業英姿勃發的自己,佇立良久,似乎思緒回到了五十余年前,不知憶起何人何事,眼中卻早已熱淚盈盈。照片中老人當年最親密的朋友因為一場意外離世,還有幾位也不知何時能再見。桃花依舊,人面全非,說來不勝唏噓。

圖:李陽 文:郭鵬程


        “哇,野竹林怎么變樣了?”秘書檔案系的劉毅彬一走到公管學院樓旁便發出這樣的驚嘆。2003年畢業的他今天和同班的妻子單筱返校參加川大120周年校慶活動。畢業已有10余年,校園里很多地方早已悄然改變,其中讓他印象最深的便是公管學院旁的野竹林,他笑言:“當年這里可是一個著名的約會圣地,因為是一個死角,很多情侶便偷偷在這里約會。”談起這話的時候,一旁的妻子也害羞地笑起來。我們曾經登過同一座樓,走過同一座橋,于是,在同一場青春里,成為了摯友,伴侶,相濡以沫。在這個盛滿回憶的校園里,最難忘的還是在最美的年紀遇見你。

圖文:黃惠琪


今天上午的校友見面會,最熱鬧以及最蔚為壯觀的莫過于61級哲學系校友“組團”返校了。耋耄之年,依舊神采奕奕,容光煥發,好一派熱鬧景象。班級女神況世英師姐回首求學生涯,感慨頗多,她說:“畢業五十年了,學校的變化真大,在那個時代,沒有這么多建筑,到處都是花園和小樹林。當時,女生住在兩層樓的小木屋里,上下鋪,感情好得跟親姐妹似的。還記得,那一年假期沒有回家,學生自己組建樂隊,每天晚上在大禮堂跳舞,樂隊不停,就一直跳下去,有時候一曲舞畢,竟癱坐余地,身上的細胞依舊在躍動。那個時候的我們,太純粹。”盡管,那些年的青春歲月早已不在,但值得慶幸的是,曾經陪我走過的那些過往,在腦海,依舊清晰可見。只是,別忘了,逝去的青春,現在的我們,同樣美好。

圖文:蹇利華


校慶活動上校友除了磕磕師生情,敘敘同學舊之外,最讓人“安逸”的應該就是那些白發蒼蒼,攜手而來的“校友對”了。要知道,那個時候大學里是明令禁止戀愛的,結婚的話就只能被開除了,那么問題來了,他們當年是怎么談的戀愛呢?在今天上午公管樓前舉行的校友接待會上,小編被1960級哲學系的校友硬塞了一把狗糧。(餓了嗎?來碗八卦!)根據最敏感八卦信息,雖然學校是明令禁止的,咳咳,該校友作為當時的班長,雖然自己是在畢業后才跟他的同班老伴開始“講的戀愛”,但是呢,班上的團支書和宣傳委員是在偷偷進行“地下活動”的(腦補的畫面實在太美)。盡管時移境遷,身邊的人卻依舊,青絲換成的白發就是被愛情渲染的印跡,而那些年我們講的愛情,至真至純,最是讓人念念不忘。

圖文:何雅萍


走遍萬水千山,歷經年華似水,不變的是同學之間那聲聲問候,感情歷久磨新,從你的稚嫩容顏到如今的兩鬢斑白,言語間記憶里仍舊像在幾十年前那樣,一起圍坐在一教的教室里,大家一起各抒己見,分享自己。幾乎每年都有的聚會真的很難得,哲學系60級的爺爺奶奶面對59級的學長,仍舊會忐忑,表現不由自主如我們這般生澀卻充滿了敬佩。到了一定年紀總是喜歡記錄生活,最美的年紀里有彼此相伴,白頭時游覽山水仍舊有彼此,用詩記錄生活,良辰美景同窗聚,追憶往事述友情。爺爺奶奶生活的很積極,囑咐我們事業家庭健康都很重要,但要在不同的年紀有側重。人的一生就是奮斗,唯有奮斗才能成功。風骨一脈承,初心不曾變。

圖文:趙伊萱


        清風微拂,和煦的秋日晨光下,還只有志愿者緊張有序地忙碌著,一個倩影走向了簽名展板。她叫秦雪梅,是2014屆社會保障專業的碩士畢業生。離開母校并未久遠,對于恩師與摯友的想念卻不可抑止地涌上心頭。忘不了宿舍注冊時,即將成為三年舍友的她與她,尚未知曉這一生的情卻已有了一聲招呼的緣;忘不了課堂上,老師要求發言時那一句自殺還是點殺的調侃,漲紅的臉與善意的笑如在目前;忘不了謝師宴上,她與恩師互相系在脖子上那承載了太多感激,期許與不舍的鮮艷紅領巾。惟愿恩師幸福安康,學院蒸蒸日上。

圖:李陽 文:郭鵬程

領導郵箱

書記信箱地址:spascu@163.com

院長信箱地址:ggglscu@163.com

提示:請將您的寶貴意見或建議用常用郵箱發送。

川大公共管理學院二維碼

川大公共管理學院 (scu-ggglxy)

提示:掃描二維碼關注永利彩票官方微信公眾號